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精选 > 跨文体阅读 > 瑞士杂记(节选)
瑞士杂记(节选)
 来源: 阿成

沙夫豪森

这次登上德国汉莎的航班,要先飞到慕尼黑转机。

飞机的座位比较宽,坐上去感觉也比较舒服。上次去英国坐的是国航,座位之间的距离很窄,挤得漫长的旅程非常难熬。同样生产于外国的飞机,变成国航的这种样子,大约是订购方的主意吧。我想,中国人不但要学会如何赚钱,更要学会尊重国人。这才是人间正道。

这次我之所以选择去瑞士,并不是那里有亲朋故友,而是瑞士对我来说很陌生——陌生便是一种召唤,当然不知道它将会带给我些什么。

此外去瑞士还有两个理由,一是想看看苏黎世银行,二是想到伯尔尼看看那座桥。电影《谍影重重》中的伯恩乘渔船从瑞士登陆之后,首先去的那家苏黎世银行,在那里拿到了有人事先存的保险箱(里面有多本护照、枪以及现金等)。而且伯恩在苏黎世银行外面还邂逅了那个法国姑娘,并搭她的车去了巴黎。至于伯尔尼那座桥,是我在前苏联的电视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中看到的,苏联间谍史吉利斯委托教授去伯尔尼送信,就在那儿观赏桥下的美景,由于教授刚刚获得自由(从监牢出来),疏忽了,落入了纳粹的圈套,导致跳楼自杀身亡。为此,我一直挂念那个地方。

由于旅途漫长,我打开电脑在飞机上看法国影片《鸟鸣》,没想到耳机不太灵敏,影片机的轰鸣声中断断续续地演进,以至于很多台词都没听清,但有一句我记住了,即“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爱和被爱”。这是一句耐人咀嚼的话。

飞机上提供的是德国式正餐,又恰好赶上慕尼黑的啤酒节,所以是慕尼黑式的特色菜,其中有香肠配酸菜马铃薯泥。记得柏林当地的作家曾请我吃过这道菜,它的味道很像我国东北的酸菜土豆。此外还有奶油西葫芦、鸡肉沙拉、炖牛肉配烤马铃薯、烩蛋面配牛肉、起泡葡萄酒、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以及烈性酒、德国啤酒、软饮料、矿泉水、咖啡和中式茶。我却盼望着再一次尝尝酸菜马铃薯泥,结果分餐到我这里就没有了。那位空姐还热情地说,您是到德国旅行吗?正赶上德国的啤酒节,很热闹的。于是我要了一听德国啤酒。德国的啤酒在世界上很有名(据说瑞士的啤酒排行第一,尚不知道味道如何),而洋气的哈尔滨人和德国人像兄弟一样都衷爱啤酒。呷一口,有点苦,但味道不错。之后我又要了一杯脱糖的红葡萄酒,味道妙不可言。

飞机抵达慕尼黑是正点。但由于达慕尼机场太大,转机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匆匆忙忙地小跑去新的登机口,跑到了,但飞机已经关闭了舱门,结果还是没有赶上那趟航班。说实话,在陌生的国度里转机,经验告诉我至少富余出三个小时的时间才保险。只好改签下一班的飞机了。

德国我已经来过两次了,这次算是经过。德国给我的印象首先是颜色,朱红、浅绿、墨绿和黑色。历史上正是这几种颜色的搭配成就了纳粹军服的“漂亮”,纳粹是恶魔,然恶魔的军服却是美的。我想,这可能跟纳粹的首领希特勒喜欢美术有关。

慕尼黑机场餐厅的食品很丰富,大虾、鱼肉卷、肉肠,看上去吊人味口,但这里的东西太贵。

下一趟飞机虽同是汉莎公司的飞机,但是小飞机。我曾经在国内坐过几次小飞机去石家庄、延安等地,真是担惊受怕。我原以为只有中国才有这种小飞机,没想到如此先进的欧洲国家也有。如此看来,小飞机的出现并不全是因为经济,据说是瑞士苏黎世人反对在他们的机场降落大飞机,增加本地的噪音。

好在从慕尼黑到苏黎世的飞行时间很短,仅一个多小时。在飞机上,我看到邻座一对四十岁左右的男女,很有趣,那个男人就穿着一条短裤,一件老头衫,一双拖鞋,仿佛就在他家里一样。女的脚上也是一双拖鞋,估计是出于对她身边男人的崇拜。从他们的装束上看似乎是一对恋人。在飞机上他们相互搂抱,放声大笑,毫无顾忌。看来并不是只有个别同胞不顾周围的环境,说话的声音大,有些外国人也一个德性。

由于转签飞机,一位同行人的行李被转丢了,到了凌晨4点才搞定回到旅馆。由于当地的时间和中国相差六个小时,当地时间应该是晚上——真是花钱买辛苦啊。据说这里的温差大,夜间很冷,太阳一出来又很热。这里穿衣被称为“洋葱式穿法”,就是一层一层地剥开,再一层一层地穿上。

我们这个团队的导游是一位中国台湾籍女性,尽管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但事实上她已经五十岁了。世界上所有的导游几乎都是一种样子,走路的姿式,说话的方式,衣服不甚干净(倒也不十分脏),完全是一个模子扣出来的。或许是由于他们在南北半球来回折腾之故,一切就在所难免了。至于旅客,对他们来说就是一项任务。任何伟大的国家在他们看来都没什么。据导游自我介绍说,她是一位高生中,由于数学比较好,有很强的记忆力,高中毕业后就考去当了会计。后来她想“我不能总是坐在这里走完自己的一生啊”。于是又去报考了空姐,没想到空姐只收当年的毕业生,而她已经毕业三年了。没办法她又到美国当导游,并在那里认识了她的先生,结了婚。她的英语在美国逐渐地流利起来。不久生了小孩,便当了全职妈妈,这一当就是14年。美国有一个法律规定:母亲在孩子14岁之前不能出去工作(这是哪个州的法规呢)。14年期满,她又到拉斯维加斯赌场当了一名发牌员。她说,这工作需要不断地练习发牌的准确性,她很厉害。再后来,她又来到中国大陆当导游,现在她又在瑞士当上导游。

听说在瑞士观光有几种方式,一种是乘观光火车,一种是乘葡萄酒火车,一种是乘登山火车和冰川火车。除此之外,还有自行车专用道供旅游者使用。听说,喜欢骑自行车旅游的人到了这里之后,去当地的交通部门领一张自行车路线图,就可以选择你自己出行的路线了。

下雨了,而且雨越下越大。

我们先去的是沙夫豪申。我注意到,在圣母教堂旁边,那些房子虽然现在已经是商店,但过去显然都是贵族的私宅,是大爷和贵妇出没的地方。沙夫豪申是瑞士北边的一个城市,在莱茵河沿岸,是沙夫豪申州的首府。所谓首府其实并不大,人口只有5万,大都讲德语。瑞士的官方语言共有四种,其中德语区占全国总面积的百分之六十,在瑞士的北边。瑞士南边的贝林久纳和罗戛诺的人讲意大利语。而瑞士西边的日内瓦是法语区。此外还有百分之一的地方讲罗曼语。总之,游完瑞士就好像游完三个国家。

沙夫豪申有百分之八十的城市与德国接壤。外国人到这里来观光,除了去看那座11世纪罗马建筑风格的大教堂,参观一下沙夫豪申的标志性建筑,即16世纪修建的那个要塞之外,主要是看莱茵瀑布。莱茵瀑布是欧洲流量最大的瀑布,落差有二三十米,约150米宽。据说它形成于14000年到17000年前。在雪水融化的春季,水量很大,也最为壮观。流经沙夫豪申的莱茵河是西欧的主要运河,它发源于瑞士的阿尔卑斯山。从西北方向流经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德国,然后在荷兰鹿特丹入海,全长大约有1232公里。眼前的莱茵河瀑布并非飞流直下,而是从不太高的丘陵之上一阶一阶奔腾下来,俨然扑面而来杀气腾腾的十字军铁骑,气势压人。再汇成深海一般的大湖泊。据说德国大作家歌德看了这个瀑布之后,曾即兴写诗称颂。

在沙夫豪申可以看到中世纪古老的米诺城堡。城堡建在山丘上,居高临下,对兵家而言,易守难攻。十六世纪的米诺城堡除了监视塔之外,还有一个葡萄园。听说在那里喝着农家酿制的葡萄酒,是一种天然的享受和乐趣。而且人在城堡上还可以俯瞰全城。

听说中世纪做工,无论是修城堡还是建教堂,是不给工钱的,只要让工匠们吃饱穿暖就可以了。

这个中世纪城堡的主要功能,是士兵在那里观察水面的动向,当时陆路还没有开发,来犯的敌人只能走水路。换句话说,中世纪的河道相当于现代的高速公路。更重要的是,河道也是文化传播的主要通道,如1516世纪,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传播就是依托这些河流。河流,曾是那个时代的“互联网”。在中世纪,宗教的权力比国王和贵族的权力还要大,他们会派一些修道士顺着河流去传教,并沿着河边修建修道院。如此,热闹的教堂周边便逐渐地形成了市集,最后发展成城市。可以说,教堂是欧洲城市的先遣部队。所以,几乎世界上所有著名的大城市大都建在河道旁,如英国伦敦就建在泰晤士河边,法国巴黎建在塞纳河畔,奥地利维也纳临着多瑙河,法国的许多城市建在莱茵河、美茵河和多瑙河旁。我的家乡临着松花江。

只是,现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城堡都破旧了。倘若您有别样的想法,不差钱,打算秀一下,买其中的一座古堡,告诉您,价钱是极便宜的。只是,用于维修的费用相当昂贵,不知您能否坚持下来。

途中,雨仍在下。我历来认为,异域之雨,是上天对外乡游客格外的褒奖。

人在欧洲,出行时会有全新的感觉,行人通过斑马线时有绝对的路权,所以你通过时不必担心车,也不必东张西望,或者像日本人那样小跑通过,正常地走就可以了,一点问题也没有,所有的车都会停下来给你让路。不过,瑞士的交通规则却非常严厉,尤是酒后驾车会面对高额的处罚。听说,在沙夫豪申曾发生过这样一件趣事,某君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兴奋了,喝了不少免费的喜酒。然后醉醺醺地驾车走了,在公路上摇摇晃晃地开车,被警察追到了,责令他停下车。可就在这个当口,后面的车可能是想看热闹,一不留神,两辆车撞上了。于是,警察就让喝酒的这位下车,站在一旁等候处理。在瑞士,按规定,警察应先处理撞车事件。可这位等在路边的醉汉想啊,我怎么这么傻呢?等什么等啊。趁警察不注意,上了车开车就跑。醉汉一直开车跑到家里,把车子停到车库,关好车库门,然后进屋对他夫人说,如果警察来找,你就说我一天也没出门。没想到警察很快就到了。警察问他夫人,您先生在家吗?夫人说,在家睡觉呢。警察问,他没有出去吗?夫人说,一直没有出去啊。警察说,那我们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车库。夫人说,可以可以。然后就带看警察去车库看车,打开车库大门一看,夫人大吃一惊,原来丈夫把警车开回来了。

·······················

刊载于《广州文艺》2017年第11期。

,原名王阿成。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编审、中国作协全委会名誉委员、黑龙江省作协副主席、哈尔滨市作协名誉主席。出版长篇小说7部、短篇小说集20余部、散文集10余部,参与创作电影《一块儿过年》、电视纪录片《一个人和一座城市》、话剧《哈尔滨之恋》等。作品被译成英、法、德、日、俄、韩等多国文字。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萧红文学奖等奖项。




Powered by guangzhouwenyi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市文艺报刊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德北路170号文化大楼四楼 邮编地址:510030
粤ICP备08001043号-1    技术支持: 海极网络    友情链接: 快递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