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精选 > 新锐文本 > 空坟
空坟
 来源: 贝西西




1

车在黑暗的雨雾中驶过,车灯在山道上射出一道又一道的光。这里是城市的效外,叫西霞山,出了市区驱车要走一个小时,山上有两座公共墓地,漫山遍野都是墓碑,这里埋葬着这个城市很多死去的人。

老梁是个守山人,刚来这里上班,住在山下进山门那里的小屋里,小屋一开门正好对着这座山,这山不高,也可称是个大的山坡,站在小屋前便可看到山上所有的景致。黑暗中,老梁从屋里出来,房檐下一盏昏黄的灯在老梁的头顶晃着,从小屋向山上望去,有很多光影在雨雾中移动。老梁很诧异为什么有人宁愿整晚整晚和死人呆在一起,即使这样的雨夜也不例外。

星期六这个城市的人们一般都会来西霞山祭奠,但很奇怪,这个城市的人都只在星期六的傍晚进山,他们都站在墓前默默哀思,或者叨叨絮语,向坟里的人倾诉着什么,也有人来了就不再回去了,一直站到天亮,然后才慢慢下山,仿佛他们恨不能永远和这坟里的人呆在一起。老梁常想,亲人顾亲,可也不至于此啊。

这一晚雨下得紧,一层一层扑过来,路边的树被打得抬不起头,东倒西歪,老梁在山脚下看着山上那些端着手电筒走来走去的人,实在是感到费解,他不明白,这里有什么好呆的,人已死了,来看一看,了个念想就好,为什么还会在这坟山上彻夜不归?

大雨伴着雷电,咔嚓一声,只见一道电光一闪,白光过后是幽蓝的光,瞬间照亮了半个夜空。山上有影影绰绰的影子,有撑着伞,有穿着黑色的雨衣,手电在黑暗中来回地转动,远望去是一个又一个的光柱在移动扫射,将这黑夜中的坟山分割成一块儿又一块。那些人影偶尔也会缓缓移动,走来走去,有时在一个地方站着,有时又站到了另一个地方。老梁疑惑了,亲人或友人的墓在哪里,就是在哪里,怎么还会一会儿在这儿一会儿在那儿?

这个坟山刚刚建好不久,不到两年,老梁也是刚刚来这里守山,随着山上的坟越来越多,每个星期六星期天来这里祭奠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些人很奇怪,都在傍晚时分而来,借着暮色上山,这山上半山腰处有一个大的停车场,等到暮色降临便可见山腰的停车场停满了车。因了这座坟山的风水非常好,坐南朝北,这一山脉从先秦之时起就是一神寿之脉,所以一建好,这里的山上便迅速地满是墓碑了。

让老梁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白天很少有人来祭拜,都是傍晚时分驱车而来,风雨无阻,这里的人还真是奇怪哦……难道,白天时,他们怕见人,或是怕人看到他们来祭拜?老梁知道这里的坟地都是非常贵的,据说建这座坟山时请了很多饱学之士来这里参考取证,以有一个好的卖点,这西霞山既有学术的渊缘,又有各家教派的福祉依据。这里的坟,都是有档次的,墓碑也一样,山腰以下是普通的汉白玉,山腰处是水墨石,再往上走便有墨玉的或者高级大理石的。有的一个墓碑要十几二十来万,这里住可都是有钱人或者基本有钱人啊。

或许这些人都是有很多怪癖的,他们愿意在傍晚时分进山祭奠,而讨厌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对这些墓碑。于是,西霞山便也有了周末的夜晚路灯通宵开亮的惯例,只是那微弱的路灯今日在这夜雨中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远望去如同结在树上的一个个小小白白的果子,无力地挂在灯柱上,根本起不到路灯的作用。

这一晚雨下了很久,老梁在屋前看了一会了就进屋睡了。在睡梦中老梁仿佛感到天快亮时不停地有车从山上开下来,车灯一次次晃过他的房门,驶过他的窗外。


2

天亮时,有人用东西捅老梁的窗玻璃,老梁睡得迷迷糊糊的,他睁开眼,朝窗外望去,是清洁工安婶来上班了。安婶每天早上要上山打扫卫生,其实就是把来祭奠的人们扔下的垃圾清理起来,然后再把山上最高处的豪华墓区的墓碑擦一遍,而老梁的工作便是每早要上山巡山一遍,看看可有什么异常或毁坏。

老梁起来,打开门,便闻一股清新之气,一晚的大雨使得空气份外清爽,带着一股树木被雨水洗刷后的清甜味儿,老梁深吸一口气,然后戴上帽子准备和安婶上山。这山路多是小小的石子铺就,虽说下了一夜的大雨,但并不泥泞,路边还有小小的泻洪槽在哗哗地向下流着水。一路向山上行进,初夏的季节,路边的一种树上结了也不知是什么果实,小小的,黄黄的,像樱桃那样大,被大雨打了一夜,沿路落了一路,踩在脚下还是硬硬的。安婶肩上扛着扫帚,一边啃着一个糯米团子,糯米团在空气中散发出一丝清甜的糯米香来,安婶一边啃着一边说:“我的妈呀,昨晚那个雨下得那叫大呀,炸雷一声声的,山上流下的水把下面的水塘都汪了……”说着,安婶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