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精选 > 新诗眼 > 余秀华诗歌代表作节选
余秀华诗歌代表作节选
 来源: 广州文艺


与中国大部分女诗人相比,余秀华的诗歌是纯粹的诗歌,是生命的诗歌,而不是写出来的充满装饰的盛宴或家宴,而是语言的流星雨,灿烂得你目瞪口呆,感情的深度打中你,让你的心疼痛。如诗刊的编辑刘年所说:“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异类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我养的狗,叫小巫》

我跛出院子的时候,它跟着
我们走过菜园,走过田埂,向北,去外婆家
我跌倒在田沟里,它摇着尾巴
我伸手过去,它把我手上的血舔干净

他喝醉了酒,他说在北京有一个女人
比我好看。没有活路的时候,他们就去跳舞
他喜欢跳舞的女人
喜欢看她们的屁股摇来摇去
他说,她们会叫床,声音好听。不像我一声不吭
还总是蒙着脸

我一声不吭地吃饭
喊“小巫,小巫”把一些肉块丢给它
它摇着尾巴,快乐地叫着
他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
小巫不停地摇着尾巴
对于一个不怕疼的人,他无能为力

我们走到了外婆屋后
才想起,她已经死去多年



《在河堤上喝酒》

一个人醉生梦死,与大地无关
一个人从生到死,与世界无关
风吹草枯,河水流动一如昨天

他倒下来,压死了几只蚂蚁
----真是活该
蝼蚁如尘,也贪一杯薄酒

夜间无人,白霜一夜如雪
他把自己从籍贯里
删除

像一个罪人承认了犯罪
其余的
都在风里



《一只飞机飞过》

巨大的轰鸣,不屑包裹云朵,不屑追踪错综复杂的历史
秘密是看不透的。它也不屑这晴朗万里的下午
你相信这个下午有风吗
你相信那些潮流没有任何预兆就过去了?
是的,从它隐隐约约的轰鸣
到我把自己稳妥地放在一块草地上
它就过去了
一池水波还在那样摇晃,几根芦苇继续漫不经心
它们空体里时间下落得缓慢

在一只飞机的眼睛里,夕阳浓重的村庄
一晃而过
不含俗世,不含被俗世埋得深的人

Powered by guangzhouwenyi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市文艺报刊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德北路170号文化大楼四楼 邮编地址:510030
技术支持: 海极网络        友情链接: 快递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