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精选 > 新诗眼 > 当 我 老 了(组诗)
当 我 老 了(组诗)
 来源:

作家简介:曹  群,湘中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现供职于广东省直机关。 诗歌刊发于《广州文艺》第7期。



   当我老了


   扁舟捱近彼岸绝壁
   仰望悬棺与星空
   任散发依旧斜披

  当我老了
  对离我远去的人们
  他们曾照耀我尔后又给我黑暗
  我会用怀念去掉一切怨恨
   当我老了
将所有书信与诗稿焚毁
  涅槃在温暖的火焰
   我将以诗人及你们的亲人轮回
当我老了
走上残雪隐耀的小径
   白杨树上每一只枯涩的眼
   都会让我泪流满面

  当我老了
某天突然将拐杖扔弃
   朋友啊,不要惊诧
   我已回到母亲怀中歇息



  回乡偶书
   一
出自大自然道道工序
穿过山岚、溪流和丛林
与游子一样,路途遥远
回到家乡屋檐底下
这是世上最美的吹拂
当沉重的大脑被一点点
镂空,我真切地看见
长尾雀悄立竹枝的剪影
它微微张开的尖喙中
衔着一小片淡青的黎明
    二
把自己放在清晨的阳光
一会儿又放进树的影子里
圆润的山峦和各种鸟鸣
牵着手,将我们轻轻围住
这样随意松散的姿态
是晓得我们不愿逃走吗
   三
见过这里许多飞鸟
长翎的,短喙的
各种羽色、鸣叫和眼神
有的互相打量过
更多是匆匆一瞥
彼此从来不问究竟
还没来得及相识
我就即将老去
在依旧的天空下
在不断的流水声旁
   四
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站在小路边出神
视线模糊而开阔
都能看见,都没看见
阳光像只猫,趴卧肩头
微风清凉,不时拂过
褐色的冬草总随着它
不约而同地微微摆动
肉身轻得恍惚浮起
除此,对于世界
我一无所知
对于自己全然遗忘
   五
天空收起蓝色
撒下细密的雨点
仿佛母亲的针线
该启程了
假装再去树下
看看花,望一望
迷茫的远山
待眼中雾气吹散
转过身来
只把松枝做的靠椅
轻轻放回原位



  镜子


深夜遇见我的左撇子兄弟
我向他伸出右手
他向我伸出左手
我们无法握手
就尴尬地吸起香烟
我们同时朝对方吐出口烟雾
恍惚隔着层往事
一齐进入沉思回味



我与年轻时没有两样


我与年轻时没有两样
巷子很长,走到拐角的地方
不知不觉放慢脚步
试图说些轻柔的话语
这时头顶似乎总开着一两扇
红漆的木窗,像砖墙上生出的翅膀
我把嗓音压得一低再低
低沉得那么成熟而有磁性
我与年轻时没有两样
遇见栀子花,忍不住摘来几盏
有时需要跳起,有时不小心摔倒
但我会忍住痛,矫健地爬起来
不愿显出哪怕一丝的狼狈
掬握手中,洁白细致的花蕊
总是散发着无法形容的自然芬芳
一路沁入我们的发丝和衣裳
我与年轻时没有两样
走到某些路口
习惯性地举起右手告别
然后低下潮润的双眼
慌忙挤进公交或是地铁
在最陌生的一站将自己放下
踯躅街头,有时细雨纷纷
有时华灯初上
我与年轻时没有两样
除了小巷深处只能喃喃自语
除了不敢再跳跃着摘下花朵
除了那些路口已不知去向
除了额上深深的皱纹
除了两鬓如霜
除了这些,真的
我与年轻时没有两样


  黄昏的时候


黄昏的时候,我坐在窗台
翻一本欠缺天赋的诗集
光线在页面匀速变暗
世界似乎跟着慢了下来
这个时分,容易让我想像
未来的垂暮。对于童年
则更多在深夜想起
此刻我不是个认真的读者
不打算记住任何诗句
对面灯火渐次点亮,黑夜
我钟爱的黑夜,终于到来
让我突然痛了一下之后
去抵达远方


呓语


今夜——
对,就在今夜
满滩月光
你们每个人
每颗鹅卵石
跟着我
把最后的花朵攥紧
攥在手心
举过头顶
举过滚滚浊浪
泅水渡河


我们


我们时常
同自己
反目成仇
又重归于好


有时


有时
我就是我
如静物与影子重叠
有时
我与我朋友般聊天
早年我和胞弟也是这样
有时
我与我明里打斗
暗中媾和
有时
我与我对着跪下
像传说中的城管和小贩
有时
我与我一齐不说话
别人奇怪我忽然变得缄默
有时
我是我身上
母亲遗传给我的那颗痣
有时
我是我
眼睛里的那粒沙



今天是腊月的第一天
广州并不冷。街边的紫荆花
天桥上的簕杜鹃开得正好
因为骄傲,对于这个日子
小时候我从不主动提及
我晓得你们总在提前准备
找出早就纳好的厚实的鞋底
上边的麻线针脚就像满天繁星
做双灯芯绒面的新絮鞋
或是请镇上有名的朱姓女裁缝
做件稍微偏长偏大的新衣裳
你们还用一捧谷子把鸡群引来
边检阅边评议哪只更出众
然后出其不意将它一把薅住
可如今你们真的老了
已经记不起就在这一天
一个母亲曾经的巨大疼痛
和一个父亲曾经的巨大欢喜
那就由我来主动告诉你们吧
带着伤感和另一种骄傲
在告诉你们之前
我写下这些文字,心里念着
今天是腊月的第一天
我在南方,一点都不冷
愿北方的你们
在群山环抱的小村庄
在炉火旁,在陈旧的被褥里
也感到温暖


酒精强大



夜空变得明亮
细小的路上大步前行
跳过繁密的树影
怕把冬天的绿叶踩疼
累了就坐会儿
石头沙发般柔暖
至于朋友的背叛
那全都是误会
母亲的病
源自一个纯良的庸医
不存在失眠
那是黎明提早到来


母亲


对于母亲
八十岁之后
丢点东西不见得是件坏事
失而复得当然就更好了
这可以是一只鸡,或者一只猫
有时是儿女送她的小小的金耳环
芦花大母鸡一整天没露面
平时挺活跃的
抢食凶,下蛋也勤
母亲不再昏昏欲睡
眼眸活泛起来
一副年轻时利索能干的架式
她抓起一把苞米,嘴里逗引着
音调还是那么婉转悠扬
山坡边菜畦里四处去寻
找不见也并不十分泄气
洗净手,点上一炷香
走到神龛跟前许下一碗斋饭
祈求菩萨把迷途的鸡给送回来
希望尽管渺茫,但也值得期待
嘿,过不久大母鸡真的冒了出来
步态雍容,咯咯唱着歌
母亲满脸皱纹乐成一朵花
立马把热腾腾的米饭端上供桌
筷子整整齐齐地架在碗沿
双手合十面对佛像虔诚感恩
或是终于果然不再出现
便嘟哝着骂几句该死的黄鼠狼
骂着骂着声音渐渐地小了
又在圈椅里开始打起她的瞌睡

Powered by guangzhouwenyi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市文艺报刊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德北路170号文化大楼四楼 邮编地址:510030
技术支持: 海极网络        友情链接: 快递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