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精选 > 新诗眼 > 《卡通诗》
《卡通诗》
 来源: 世宾

我的心跟着美少女飞


我不在这里,看不见

窗外的夹竹桃已经开花

我的双手快速地摇着杆杆

我的耳朵只有:“哒哒、哒哒哒”


我不在这里,我不知道

妈妈在厨房里忙些什么

我的耳朵只有“哒哒,哒哒哒”

我的心跟着美少女飞


我要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宫殿

战车和威力无比的激光剑

那里的少男少女,永远美丽

他们相亲相爱,充满力量



卡通兔


哦,我的宝贝

有两只大门牙的卡通兔

它做梦的地方,不是在传说的草原

它有时在电视机里,有时在画册上

它跳舞,做着奇怪的动作


哦,我的宝贝

有两只大门牙的卡通兔

它不吃草,更不吃蟑螂和臭虫

它有时独个儿,有时与伙伴们闹着玩

它快乐的时候,蹦上了天

大花裤张开,像它的好心情


哦,我的宝贝

有两只大门牙的卡通兔

它有些丑,但很可爱

它不知道妈妈在哪儿

(这一点我比它幸运)

但我没见它因此事而伤心

它有时调皮,但从没干过坏事

它的朋友们也一样,到处跑

玩累了,倒头便睡



我遇见麦当劳叔叔


早晨的梦中没有鸟鸣

我不知他们去了哪儿

当然,我也不会梦见大灰狼

我的梦中只有五颜六色的天空


他们说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但我总得为自己找点乐儿

他们给我的东西太少:白云

绿草都消失在尘烟里


好得我的头脑还能想象

能用色彩涂绿一片森林

能在电脑上创造一个不败的巨人

他可能被爱情打倒了无数次


这不算什么,我们是快乐的

梦是自己所造,昨夜我和叮当飞上了天

而早晨,我遇见的第一个人

就是那个大嘴巴的麦当劳叔叔


我要变、变、变


我要变、变、变

从头到脚,把每一块皮肤

变、变、变,变一个全新的我

头发是绿的

鼻子要笔直,在牙齿上

美容师,给我纹一朵花


我要变、变、变,我要随心所欲

我是全新的我。耳朵穿四个洞

挂四个大耳环:肝脐呢

——呵,它是一只蝴蝶的身子


我要变、变、变,我不是

原来的我,我忘记了不愉快的

童年,我是独立的



全新一代


无论我们沉默,或者能蹦会唱

无论我们是15岁或者150岁

我们都是些快乐的人,一个视屏

便能幻化出一个世界

一个舞台——我在上面蹦、蹦、蹦

便把暗夜蹦成白天,嘣出一个

谁也看不见的蓝天


从头发到脚趾,如果乐意

我们可以从新再生,就像

装扮那居住的房子——

坏死的内脏,让一个克隆的细胞代替

至于肤色,完全可以随心所欲

造一个想象的模样

把虚似变成现实


朝东朝西,都是水流去的方向

有人在一片落叶上寄托一生

有人愿意与变形金刚为伴

走到哪里,都是自己的选择

没有人用鞭子规定别人的道路

争执也不再存在,每个人站的位置

都是他去一个地方的始发点


我们是全新一代,我们锻造自己

创造自己的英雄和爱人

我们从不否认我们在强烈地爱着

但我们放弃了父母,一根试管

可能就是一个家



我们为何如此快乐


满眼是城市和它的高楼、喧哗的人群

我们在任何时候,无论白天还是黑夜

穿过城市的街道,去迪厅或朋友们的Partty


不需要戴着虚假的面具

我们把自己交给自己主宰

瘦身、描眉、点染头发

每天让自己变化一点点


阳光从树梢上落下来

走在通往海边的路上

我们为何如此快乐

只见道路宽阔,一尘不染



我的好朋友SNOOPY


我的好朋友SNOOPY,无论

我在做作业,还是在玩蚂蚁

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它


它不是我的邻居,也不在同个学校

第一次见到它,是在电视上

它正打棒球,我正在吃晚饭


后来在卡通画册上,在T恤衫上

我见它被打败之后垂头丧气

但很快就骄傲得像只公鸡


在我的课本封面上,有SNOOPY的相片

是我贴上的(教师说我弄脏了课本,我才不管呢)

我要把它带到我能去的所有地方


我的卧室,爸爸妈妈的客厅

还有我的梦中,一闭眼

它那战无不胜的样子就来到眼前


SNOOPY没有父母

但它一点也不沮丧

妈妈说它的故乡在遥远的美国



歌唱新生活


我喜欢在五彩缤纷的城市里散步

与花枝招展的青春少女擦身而过

我能嗅出她们身上的香水牌子

在这一切焕发着生命活力的事物面前

我有说不出的欣喜


曾经有过的黑夜,今后还会降临

这一点谁也不会忘记

但又有什么关系?在这熟识的城市

我们劳动,把热情献给多彩的生活


这里的一花一草都是我们亲手种下

在这里,陌生人和我们友好相处

互相交流对影视或者NETWORK上各类信息的意见

他们和我们一样可能有点坏毛病

但并不防碍我们的交流


在这里,最高统治者是每个人自己

他们制订计划,在杂志上发表论文

或者在城郊的农科院种植西红柿

每个人像水一样自由流动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有自己的一间房子



蹦迪去


放下繁重的公务,放下不愉快的心事

蹦迪去,蹦迪去

到音乐和光影的浪潮里

把自己彻底放松

让面具消去,让真我浮现


曾有过的争斗可以放弃

立场,利益,最主要是放弃欲望

让一切回归到平静的日常中

蹦迪去,蹦迪去

让音乐和光影盖过我们的头顶

所有的人都是短暂的,带着

不尽人意的印记。那音乐

那扭动的躯体,就是要我们

忘记生活中失败的记忆

蹦迪去,蹦迪去

音乐里没有弱者的羞耻



做个新女孩


为什么要一样,穿同一色衣服

梳同一个发型,把所有人

糊弄成一堆同个模的泥塑

我知道他们在挤眉弄眼

对我的发饰指指点点

说我不是正经女孩


为什么要正经,正经是什么东西

给眼睑喷上磷光,让它

在夜里和眼睛一起闪烁


至于脚环上的铃当,和手臂上

结实的手饰,让我

真真正正感觉到青春的热量


不要教我如何成为别人的样子

让我自己走,让我把自己

装扮成自己的模样



飞车少年


我喜爱的只是速度,一闪而过的速度

座下的摩托车把我带上环城高速

就像骏马把猎人带上草原


没有障碍,没有白天的拥挤和喧嚣

马达像骏马的嘶鸣一样欢畅

活塞和转轴飞速运动

我喜爱的只是速度,一闪而过的速度

座下的摩托车时速已达120公里

满眼是夜风和城市纷乱的灯火


········

(原文见《广州文艺》2008年第2期)

世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网络文学评论》执行主编,广东省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东荡子诗歌促进会会长。


Powered by guangzhouwenyi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市文艺报刊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德北路170号文化大楼四楼 邮编地址:510030
粤ICP备08001043号-1    技术支持: 海极网络    友情链接: 快递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