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精选 > 新诗眼 > 赵俊的诗
赵俊的诗
 来源: 赵俊

  01

  祖父的莫干山



  纵使你身披甲胄,依然无法

  回到动荡的年份。在阴山街的

  夕阳之中,在松月庐的第一缕

  晨曦之中。你依然执拗地卸下

  所有开朗的线装书。它们匕首般的

  微笑透着寒光。在山顶的月光下

  用狞笑迎接着拉丁文字。刺破

  黑色的铅。流出知识的胆汁

  暮晚在夕照的呵护下悄然退场

  卷起书本的少年,要在外祖母

  烹煮的食物中,摄取足够的养分

  以补充你天才或白痴的头脑

  永恒的生物学命题:近亲婚配

  导致的基因灾难时常发生。罹患

  耳疾的妹妹,不幸夭折的胞弟

  都在扩大命题的觳纹。当你以

  健康的完整之躯出现,外祖母

  像得到一道太初时的光。硝烟

  弥漫在人间。被硝烟冲散的人

  快步躲进新婚时的幽居。长久被

  商贾和政客占据的山。拥有更多的

  表达的欲望。它削弱你的懵懂

  黑色衫布下,埋伏众多持枪者

  他们的铜板帽,移植上海滩的神秘

  这是隐藏的通道。在你生命的波涛里

  涌进更多产卵的鱼类。全新的布局:

  你内心的生态系统变得繁杂。像智人

  走进一片蛮荒之地。在人影的叠加中

  全新世界的遥控器正在被打开。缓缓

  亮起斑斓的屏幕。四周的山水开始挣脱

  原始的表达。他们从俚语换成学名

  进入你内心的百科全书。你正在设法

  用就业的打印机,将他们印刷出来

  去拥有更广阔的天地。踩着山路

  你摆脱对丹墀的愚忠。撕碎演义小说

  发黄的页码。当一批批西洋的书籍

  在挑夫的肩膀上被绑定。枪声哑火

  警戒哨开始布满山岗,鹰隼般注视着

  入夜后的山,你注定无法走出郑振铎

  构筑的世界。当你从阴山街走向

  山下群体的世界,你将泯然于众人

  在农业的藤蔓中,你是被攀援的物体

  当你在竹子和水稻中穿梭,你唯一和村民

  区分的标识,是偶尔从嘴边滑落的诗句



  02

 蛇村



  我们拥有的雨滴,和冷血动物有着

  同样的命题。当它们的信子吐露在

  玻璃器皿的另一侧。拥有的安全感

  让我们放心地审视,它庸常的举动

  女主人肆意地摆弄,软体的美人蛇

  它的表皮拥有更深的隐喻。豢养在

  密室,被包裹的心是否坚硬如初?

  是否依然拥有,荼毒人间的信条?

  当手机的闪光灯在它们的头顶闪过

  第一次的闪电,填补自然界的缺失

  它们的生命得以完整。当我们以

  宠物的视角,将它们的野性摘除

  它们就从乡村的惊悸中遁逃。食谱

  得以完成更新。当我们转身离开

  舞动的身姿,像是谢幕演出如置身于

  马戏团。只是还缺少喷火的小丑

  03



 下渚湖的白鹭

  ——兼致沈苇



  在湿地里栖息的白鹭。用翱翔的

  姿态引导着朱鹮吐出乡愁。在笼子里

  看着白色的闪电扎进水面。它们对自由

  拥有着比季节转换更深的悖论

  芦苇被秋风吹动。陆续搬离巢穴的白鹭

  在远处组成空军方阵。侦查着水府

  星云的时刻。波光在月色下拍打

  水鸟超现实的羽毛。它们的领地成为

  更轻盈的液体。在水的国度渔网的捆绑

  遍及每个郡县。那些从它们餐桌逃跑的

  泥鳅

  成为朱鹮腹中的松针。缝补着森林消失的

  裙袂。红色纹饰的鸟类贵族混杂在布衣

  之中

  有着共同的命题:当带有黑色符号的细菌

  入侵他们共同的家园。相关何处的命题

  被它们的议会所忽略。它们屏住呼吸

  只有在觅食的瞬间,纷争的话题又重新

  回到它们中间。静止和飞翔的两个种群

  在带有化学符号的流感之间,产生一种

  新的博弈方式。在瘟疫横行的年代

  它们的共生,是否面临柏林墙的危机?



  04



  黑暗的召唤



  星空的魅影,有着蛙蹼般的吸附力

  一切形而上的物体。都被它吞噬

  在黑暗的帝国展现出无穷的勇气

  人间的城池表现足够的善意。粲然的

  城墙露出几颗银色的铁钉。在月光的

  酸性泡沫中。随时具有溶解的危险

  我们珍视的生活,存在被改写的可能

  在深渊的边缘,吞没的话题一直发酵

  所以应该俯身于对细节的追索,在初冬

  夜晚的凉正加剧悲剧的意义。亡故的人

  在穿越遗忘筑起的防线。他们有着对黑暗

  更深的理解力。内心的流水并没有阻挡

  他们风霜的面容。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村庄

  “我”成为元命题。长出枝条——“他们”

  当死亡让枝条成为喑哑的分子。总是在

  深夜

  被召唤。从墓地的被深埋藏的黑暗松木中

  05



  龙门石窟的牡丹



  你可以怀疑自己,从未见过

  洛阳的牡丹。从龙门石窟折返

  城区的途中,并没有指路的仙鹤

  指引你走向盛世的某一个岔路口

  你自己就是一朵落单的牡丹。停靠在

  瘦弱的时代。清癯的佛像更接近于你

  审美的内核。盛唐的浮肿像令你无法

  逃离弥勒佛的隐喻。在目光的排水系统

  你想将这些反叛的部分冲洗干净。寻找

  古典中素食的部分。当牡丹被插在

  发髻上方。你又进入盛唐陪都的言说

  在窈窕的人影之中,变成索居的“美斗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赵俊: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生,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目前定居于深圳。曾出版诗集《莫干少年,在南方》。莫干山国际诗歌节发起人。


  原载于《广州文艺》2019年第1期

  
Powered by guangzhouwenyi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市文艺报刊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德北路170号文化大楼四楼 邮编地址:510030
粤ICP备08001043号-1    技术支持: 海极网络    友情链接: 快递查询